欢迎访问江西省地质环境调查研究院!
/
/
/
武警金手指立大功:发现价值200多亿矿产

资讯详情

武警金手指立大功:发现价值200多亿矿产

  • 分类:行业信息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5-01-16 22:32
  • 访问量:

【概要描述】 原文配图:武警考察地质。     精武星路:刘晓煌,山西平遥人,1972年10月出生,1997年7月入伍,荣获全国优秀学术成果一等奖、二等奖各1次,被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,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3次。   在武警黄金部队,刘晓煌以一双“金手指”闻名:他和战友们先后发现金矿、铁矿、钨钼矿和铅锌矿等多处,潜在经济价值200多亿元。   梅花香自苦寒来。刘晓煌能“点石成金”,凭的是勤奋,讲的是科学。   1997年7月,刘晓煌大学毕业入伍来到武警黄金七支队。从编录到制图,从跑点到布设山地工程,他从一点一滴做起,短短1年间就练就了一手“绝活”。    实践中,刘晓煌敏锐地意识到,如果将信息技术合理利用,找矿就能如虎添翼。他大胆提出设想,运用计算机将堆积如山的地质资料整合,构建勘查区域的地球化 学模型。在山东某矿区实地勘查时,他常常带着干粮一跑就是一整天。一次进坑道编录时,连续两天的暴雨冲刷引发深井坍塌,刘晓煌帮助战友一个一个爬上井梯, 最后轮到自己时,他眼前发黑,晕倒在地。幸亏战友及时把他拖了上去。他一睁开眼就问:“我的资料呢?”身旁的战士再也忍不住泪水,说:“刘工,您放心,资 料都在。” 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在新疆探获近20年最大金矿。图为戈壁踏勘。          依据掌握的翔实数据,刘晓煌构建起该矿区的地球化学模型。惊喜出现:电脑屏幕上原先凌乱的地质数据呈现出明显的规律,4条具有重大价值的矿脉如金龙盘旋。刘晓煌设计施工的4个钻孔3个见矿。    随着知识的日益更新和地质勘探行业的深入发展,刘晓煌感到,传统的槽探、坑探、地表填图等方法已不适应深部找矿的需要,必须运用新理论、新技术提升找矿 效益。2004年7月,刘晓煌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兰州大学,返回校园炼钢淬火。仅用4年,他拿下一般情况下需要攻读7年的地质学硕士、博士学位,发表 论文近20篇,2篇被SCI国际检索。   走在寻金之路上,刘晓煌先后取得20余项科研成果,带出10多名业务尖子。2013年,刘晓煌带领团队研发出关于区域矿产调查的数字化整饰平台软件,目前已在中国地质大学等多家科研、生产单位使用。    选择了地质找矿,就意味着选择了荒凉和寂寞。扎根基层17年来,给刘晓煌留下了常年胃痛、17处伤疤、满头白发。2014年7月,曾9次放弃调入机关的 刘晓煌,受命来到新组建的武警黄金指挥部区矿调处。面对新的职能任务、各种未知的压力,作为该部第一个从事区矿调项目的工程师,刘晓煌坦然地说:“部队哪里需要,哪里就是我的岗位!”   精兵礼赞   雄鹰展翅翔九天,卫士情怀满金山。刘晓煌,你怀揣金色梦想矢志警营,把人生坐标定在茫茫群山,用“点石成金”的过硬本领兑现忠诚卫士的誓言。 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在进行激电测量。 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在进行工程测量。 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风雪中的野外营区。 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在茫茫戈壁搭钻塔。     资料图:中国的武警黄金部队是世界上唯一一支专职找黄金的部队,极少对外开放。国家每年找到的金矿,至少有三分之一来自这支仅有1万人的队伍。在改革开放初期,“贫金”中国急需增加黄金储备,一支军事化的寻金部队应运而生,迄今已探获黄金1800多吨,帮助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国。图为2011年8月,武警黄金七支队三大队一战士顶风冒雪进行地质调查。     资料图:1979年1月,经王震、谷牧副总理同意,冶金工业部上报了《关于整编基建工程兵地质支队的报告》。3月7日,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联合给国家建委、冶金部、基建工程兵下达批示:为了加强黄金地质普查、勘探工作,迅速发展黄金生产,同意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黄金指挥部,扩编、整编一批部队,专门勘探、生产黄金。图为黄金六支队官兵在安徽大别山进行地质踏勘。     资料图:姚金凤是部队职工姚鲜的女儿,她当时刚满22岁,也跟队来到淘金点。在分配工作时,程延宽见 她勤快,干活利索,就安排她守着溜槽。有天快收工了,姚金凤看到流水冲刷下的溜槽内有一块沾满泥沙的石头。 她刚想把它扔掉,却发现这块石头掂在手里特别沉。细心的姚金凤将它拿到水管下冲洗了一番,没想到这一冲,冲出一块黄灿灿的金疙瘩——重2155.8克,含金70%以上的“狗头金”。图为武警黄金七支队使用高科技装备在进行物化探测量。     资料图:狗头金”的发现需要机遇,探明大中型金矿,更多时候依靠的是科技和毅力。根据政策,黄金部队找到的矿都是无偿交给国家,为此在地方很多老百姓心目中,黄金部队就是财神。图为施工人员在操作钻井器械。      资料图:与煤矿、油田多出自平原地区不同,金矿通常藏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。古时候,人们常根据异常的地质现象找金,有道是:“山上有葱,下有银;山上有薤(xiè),下有金。”植物的根系深扎土壤,汲取了其中的养分和矿物元素,呈现出不同的群落特征,无意中担当了“报矿员”的角色。俗语也说:“上有丹砂,下有黄金”。丹砂是生产汞的主要原料,先人很早便已发现了汞和黄金有共生关系。(图为在海拔4800米的新疆阿尔金山上,黄金八支队官兵们要在刺骨的冰水中进行泥砂淘洗。)     资料图:除技术干部外,黄金部队大多数战士主要负责钻探和槽探工作。槽探是指在地表挖出长宽2至3米不等的方坑,并从坑中取样以备化验,钻探主要用钻探机从地下几百米的深处采样。(图为黄金地质研究所科技干部在西藏进行地质科研。)

武警金手指立大功:发现价值200多亿矿产

【概要描述】

原文配图:武警考察地质。

    精武星路:刘晓煌,山西平遥人,1972年10月出生,1997年7月入伍,荣获全国优秀学术成果一等奖、二等奖各1次,被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,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3次。

  在武警黄金部队,刘晓煌以一双“金手指”闻名:他和战友们先后发现金矿、铁矿、钨钼矿和铅锌矿等多处,潜在经济价值200多亿元。

  梅花香自苦寒来。刘晓煌能“点石成金”,凭的是勤奋,讲的是科学。

  1997年7月,刘晓煌大学毕业入伍来到武警黄金七支队。从编录到制图,从跑点到布设山地工程,他从一点一滴做起,短短1年间就练就了一手“绝活”。

   实践中,刘晓煌敏锐地意识到,如果将信息技术合理利用,找矿就能如虎添翼。他大胆提出设想,运用计算机将堆积如山的地质资料整合,构建勘查区域的地球化 学模型。在山东某矿区实地勘查时,他常常带着干粮一跑就是一整天。一次进坑道编录时,连续两天的暴雨冲刷引发深井坍塌,刘晓煌帮助战友一个一个爬上井梯, 最后轮到自己时,他眼前发黑,晕倒在地。幸亏战友及时把他拖了上去。他一睁开眼就问:“我的资料呢?”身旁的战士再也忍不住泪水,说:“刘工,您放心,资 料都在。”



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在新疆探获近20年最大金矿。图为戈壁踏勘。

         依据掌握的翔实数据,刘晓煌构建起该矿区的地球化学模型。惊喜出现:电脑屏幕上原先凌乱的地质数据呈现出明显的规律,4条具有重大价值的矿脉如金龙盘旋。刘晓煌设计施工的4个钻孔3个见矿。

   随着知识的日益更新和地质勘探行业的深入发展,刘晓煌感到,传统的槽探、坑探、地表填图等方法已不适应深部找矿的需要,必须运用新理论、新技术提升找矿 效益。2004年7月,刘晓煌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兰州大学,返回校园炼钢淬火。仅用4年,他拿下一般情况下需要攻读7年的地质学硕士、博士学位,发表 论文近20篇,2篇被SCI国际检索。

  走在寻金之路上,刘晓煌先后取得20余项科研成果,带出10多名业务尖子。2013年,刘晓煌带领团队研发出关于区域矿产调查的数字化整饰平台软件,目前已在中国地质大学等多家科研、生产单位使用。

   选择了地质找矿,就意味着选择了荒凉和寂寞。扎根基层17年来,给刘晓煌留下了常年胃痛、17处伤疤、满头白发。2014年7月,曾9次放弃调入机关的 刘晓煌,受命来到新组建的武警黄金指挥部区矿调处。面对新的职能任务、各种未知的压力,作为该部第一个从事区矿调项目的工程师,刘晓煌坦然地说:“部队哪里需要,哪里就是我的岗位!”

  精兵礼赞

  雄鹰展翅翔九天,卫士情怀满金山。刘晓煌,你怀揣金色梦想矢志警营,把人生坐标定在茫茫群山,用“点石成金”的过硬本领兑现忠诚卫士的誓言。



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在进行激电测量。



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在进行工程测量。



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风雪中的野外营区。



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在茫茫戈壁搭钻塔。



    资料图:中国的武警黄金部队是世界上唯一一支专职找黄金的部队,极少对外开放。国家每年找到的金矿,至少有三分之一来自这支仅有1万人的队伍。在改革开放初期,“贫金”中国急需增加黄金储备,一支军事化的寻金部队应运而生,迄今已探获黄金1800多吨,帮助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国。图为2011年8月,武警黄金七支队三大队一战士顶风冒雪进行地质调查。



    资料图:1979年1月,经王震、谷牧副总理同意,冶金工业部上报了《关于整编基建工程兵地质支队的报告》。3月7日,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联合给国家建委、冶金部、基建工程兵下达批示:为了加强黄金地质普查、勘探工作,迅速发展黄金生产,同意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黄金指挥部,扩编、整编一批部队,专门勘探、生产黄金。图为黄金六支队官兵在安徽大别山进行地质踏勘。



    资料图:姚金凤是部队职工姚鲜的女儿,她当时刚满22岁,也跟队来到淘金点。在分配工作时,程延宽见 她勤快,干活利索,就安排她守着溜槽。有天快收工了,姚金凤看到流水冲刷下的溜槽内有一块沾满泥沙的石头。 她刚想把它扔掉,却发现这块石头掂在手里特别沉。细心的姚金凤将它拿到水管下冲洗了一番,没想到这一冲,冲出一块黄灿灿的金疙瘩——重2155.8克,含金70%以上的“狗头金”。图为武警黄金七支队使用高科技装备在进行物化探测量。



    资料图:狗头金”的发现需要机遇,探明大中型金矿,更多时候依靠的是科技和毅力。根据政策,黄金部队找到的矿都是无偿交给国家,为此在地方很多老百姓心目中,黄金部队就是财神。图为施工人员在操作钻井器械。



     资料图:与煤矿、油田多出自平原地区不同,金矿通常藏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。古时候,人们常根据异常的地质现象找金,有道是:“山上有葱,下有银;山上有薤(xiè),下有金。”植物的根系深扎土壤,汲取了其中的养分和矿物元素,呈现出不同的群落特征,无意中担当了“报矿员”的角色。俗语也说:“上有丹砂,下有黄金”。丹砂是生产汞的主要原料,先人很早便已发现了汞和黄金有共生关系。(图为在海拔4800米的新疆阿尔金山上,黄金八支队官兵们要在刺骨的冰水中进行泥砂淘洗。)



    资料图:除技术干部外,黄金部队大多数战士主要负责钻探和槽探工作。槽探是指在地表挖出长宽2至3米不等的方坑,并从坑中取样以备化验,钻探主要用钻探机从地下几百米的深处采样。(图为黄金地质研究所科技干部在西藏进行地质科研。)

  • 分类:行业信息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5-01-16 22:32
  • 访问量:
详情

原文配图:武警考察地质。

    精武星路:刘晓煌,山西平遥人,1972年10月出生,1997年7月入伍,荣获全国优秀学术成果一等奖、二等奖各1次,被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,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、三等功3次。

  在武警黄金部队,刘晓煌以一双“金手指”闻名:他和战友们先后发现金矿、铁矿、钨钼矿和铅锌矿等多处,潜在经济价值200多亿元。

  梅花香自苦寒来。刘晓煌能“点石成金”,凭的是勤奋,讲的是科学。

  1997年7月,刘晓煌大学毕业入伍来到武警黄金七支队。从编录到制图,从跑点到布设山地工程,他从一点一滴做起,短短1年间就练就了一手“绝活”。

   实践中,刘晓煌敏锐地意识到,如果将信息技术合理利用,找矿就能如虎添翼。他大胆提出设想,运用计算机将堆积如山的地质资料整合,构建勘查区域的地球化 学模型。在山东某矿区实地勘查时,他常常带着干粮一跑就是一整天。一次进坑道编录时,连续两天的暴雨冲刷引发深井坍塌,刘晓煌帮助战友一个一个爬上井梯, 最后轮到自己时,他眼前发黑,晕倒在地。幸亏战友及时把他拖了上去。他一睁开眼就问:“我的资料呢?”身旁的战士再也忍不住泪水,说:“刘工,您放心,资 料都在。”

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在新疆探获近20年最大金矿。图为戈壁踏勘。

         依据掌握的翔实数据,刘晓煌构建起该矿区的地球化学模型。惊喜出现:电脑屏幕上原先凌乱的地质数据呈现出明显的规律,4条具有重大价值的矿脉如金龙盘旋。刘晓煌设计施工的4个钻孔3个见矿。

   随着知识的日益更新和地质勘探行业的深入发展,刘晓煌感到,传统的槽探、坑探、地表填图等方法已不适应深部找矿的需要,必须运用新理论、新技术提升找矿 效益。2004年7月,刘晓煌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兰州大学,返回校园炼钢淬火。仅用4年,他拿下一般情况下需要攻读7年的地质学硕士、博士学位,发表 论文近20篇,2篇被SCI国际检索。

  走在寻金之路上,刘晓煌先后取得20余项科研成果,带出10多名业务尖子。2013年,刘晓煌带领团队研发出关于区域矿产调查的数字化整饰平台软件,目前已在中国地质大学等多家科研、生产单位使用。

   选择了地质找矿,就意味着选择了荒凉和寂寞。扎根基层17年来,给刘晓煌留下了常年胃痛、17处伤疤、满头白发。2014年7月,曾9次放弃调入机关的 刘晓煌,受命来到新组建的武警黄金指挥部区矿调处。面对新的职能任务、各种未知的压力,作为该部第一个从事区矿调项目的工程师,刘晓煌坦然地说:“部队哪里需要,哪里就是我的岗位!”

  精兵礼赞

  雄鹰展翅翔九天,卫士情怀满金山。刘晓煌,你怀揣金色梦想矢志警营,把人生坐标定在茫茫群山,用“点石成金”的过硬本领兑现忠诚卫士的誓言。

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在进行激电测量。

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在进行工程测量。

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风雪中的野外营区

资料图:武警黄金部队在茫茫戈壁搭钻塔

    资料图:中国的武警黄金部队是世界上唯一一支专职找黄金的部队,极少对外开放。国家每年找到的金矿,至少有三分之一来自这支仅有1万人的队伍。在改革开放初期,贫金中国急需增加黄金储备,一支军事化的寻金部队应运而生,迄今已探获黄金1800多吨,帮助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黄金生产国。图为20118月,武警黄金七支队三大队一战士顶风冒雪进行地质调查。

    资料图:19791月,经王震、谷牧副总理同意,冶金工业部上报了《关于整编基建工程兵地质支队的报告》。37日,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联合给国家建委、冶金部、基建工程兵下达批示:为了加强黄金地质普查、勘探工作,迅速发展黄金生产,同意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基本建设工程兵黄金指挥部,扩编、整编一批部队,专门勘探、生产黄金。图为黄金六支队官兵在安徽大别山进行地质踏勘。

    资料图:姚金凤是部队职工姚鲜的女儿,她当时刚满22岁,也跟队来到淘金点。在分配工作时,程延宽见 她勤快,干活利索,就安排她守着溜槽。有天快收工了,姚金凤看到流水冲刷下的溜槽内有一块沾满泥沙的石头。 她刚想把它扔掉,却发现这块石头掂在手里特别沉。细心的姚金凤将它拿到水管下冲洗了一番,没想到这一冲,冲出一块黄灿灿的金疙瘩——2155.8克,含金70%以上的狗头金。图为武警黄金七支队使用高科技装备在进行物化探测量。

    资料图:狗头金的发现需要机遇,探明大中型金矿,更多时候依靠的是科技和毅力。根据政策,黄金部队找到的矿都是无偿交给国家,为此在地方很多老百姓心目中,黄金部队就是财神。图为施工人员在操作钻井器械。

     资料图:与煤矿、油田多出自平原地区不同,金矿通常藏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。古时候,人们常根据异常的地质现象找金,有道是:山上有葱,下有银;山上有薤(xiè),下有金。植物的根系深扎土壤,汲取了其中的养分和矿物元素,呈现出不同的群落特征,无意中担当了报矿员的角色。俗语也说:上有丹砂,下有黄金。丹砂是生产汞的主要原料,先人很早便已发现了汞和黄金有共生关系。(图为在海拔4800米的新疆阿尔金山上,黄金八支队官兵们要在刺骨的冰水中进行泥砂淘洗。)

    资料图:除技术干部外,黄金部队大多数战士主要负责钻探和槽探工作。槽探是指在地表挖出长宽23米不等的方坑,并从坑中取样以备化验,钻探主要用钻探机从地下几百米的深处采样。(图为黄金地质研究所科技干部在西藏进行地质科研。)

相关资讯

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
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。

搜索新闻

搜索

资讯列表

联系我们

 

单位地址:江西省南昌市高新开发区金圣路96号中核科技园
办公室电话:
0791-88197165  
传真:0791-88193645
邮箱:
zgdzyhjzx@163.com

公众号二维码

扫一扫,关注我们公众号